安迷啾

目前待凹凸,混邪杂食,半糖块战士。
主食雷安,其余杂处于能吃未必动。
不建议关注,厉害起来能自己拆自己墙头。
今天也没有想起来自己到底欠了多少坑没有填。

六一脱单没毛病/白云

避雷注意:
#cp白云,李白的白赵云的云#
#人物ooc有,私设有#
#依旧是划动条撑不住系列#
#感情线苦手##借梗有#

#六一快乐#

五月三十一日晚,过了整点便是属于真·孩童与伪·巨婴们的节日了,而此时此刻王者荣耀的诸位英雄依旧由着召唤师们的操纵活跃在王者峡谷的各个角落。

枪影一闪而过,之后赵云的脚下便多了一圈蓝色buff,收了小半区的野后,由着队友将对面李白引到中路的中心,将有些歪了的发带束好,提枪埋伏于草丛,好巧不巧的碰上了对面闪回野区刷野的残血李白顺手一个大,而后

赵云    击败    李白
助攻:(懒得编了知道是四个人就好)

一波团灭直推高地,战绩结算后看着眼前好友申请上明晃晃的李白二字若说没有感到意外是假的。

(假设了下其实英雄各自也有自己的好友列表这样,有多少个召唤师英雄就有多少个空白的好友列表,操纵者的不同英雄也是不同的,举个例子,敌我赵云。英雄内部的战斗是召唤师涉及不到的,英雄选择自己本体战斗的时候除非召唤师恰好用到此英雄(以召唤师那边优先),其他与召唤师不作冲突,本体战斗不会在最近游戏一栏显示出来。)

确认通过后原本空荡荡的列表也多了几分人气,这是个刚氪了六块钱的新号,上一把的战绩可怜地让自己看不下去才本体上了一次,看了看那边,一乐,也是个新号,倒是氪金数目颇为可观,最近游戏也定格在一局战绩可怜得不行的李白,一时竟有惺惺相惜之感,思及人最后被自己坑掉的一把忽地有些,尴尬。

这份情绪未维持多久,面前多了份组队邀请,赫然是那李白,抱着一份或多或少弥补些的情绪点下确认,本想着可能会有阵容上的冲突,未料几局过后反倒磨出了颇佳的默契,在还有五分钟便到六一时道了别,约好明日相见的时间后就各自回了召唤师列表。

意外和明天未必会是分个先后次序接踵而来的东西,李白看着眼前五岁孩童,若非五官相仿及那标志性的发带,自己想必是难以相信这是昨日难得找到的默契搭档。

看起来就白嫩地像个糯米团子,嗯…捏起来也软乎乎的。掐着人脸颊往边上扯了扯的剑仙大人如是想道。

目光对上孩童眼里明晃晃的疑惑后,心下被萌得软和成了一片,面上依旧是正经严肃的模样,借着要尽快去找扁鹊解决现状的理由把手搭在人膝弯将人抱起,虽然并不想这么快就让人变回去但该做的事还是要做。

“大概是因为召唤师们对于六一不放假这点怨念过强影响到了王者峡谷,隔天就会恢复原状了。”扁鹊抱着怀中熟睡了的绿发幼童如是说道,说起下半句时语调还带着些许遗憾的意味,看着四周飞动着的灵蝶,李白觉得自己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虽说召唤师们的显示没什么变化但在各自的英雄眼里就大不一样了,毫无规律可言也毫无征兆的幼体化直接引导出了如今英雄半数是孩童状态的结果。“其实,场面挺赏心悦目的。”某不愿透露姓名的吃瓜英雄如是说道。

该带孩子的还是要带孩子,好在二人都不是各自的召唤师喜欢用的英雄反倒清闲的同平日里一样。

揉着人手感颇佳的短毛,捏着人小有肉感的手,再看着人想要制止又不知该如何开口的变扭模样,李白觉得心中空着的一角被填实了。

以为下面会开始甜甜蜜蜜腻腻乎乎了?错了。

就算成了八岁小孩依旧执着于开始游戏的赵.难怪谈不了恋爱.云。
以及想要照顾孩子但是反被孩子照顾的李.还没开撩就被反撩.白。

虽然小只了但是收起野依旧凶残的,
以及已经不知该不该去打野的。

看着人刻意打残只需自己一个惩戒就可收掉的蓝buff,李白觉得自己这个惩戒打下去可能会因良心过痛而死。

于是,李白强硬地掰过人握着小号长枪的手对着buff一阵连戳,直到看见人脚下多了圈蓝纹方才收了手,捏着人脸颊往两边扯了扯,不免好笑,“需要帮打蓝的是法师,还有,就算是帮忙,那也是我帮你打。”赵云愣了下,带着一丝不确定地问道:“不是说表达好感的方式是送buff吗?”停顿稍许,又补了句“还是…你不喜欢?”

虽说知道人并非那个意思,但虽花名在外实际出生多久单身多久的李白还是有种被撩了的错觉。这可不妙,自己就算成了基佬那也是要当攻的。顺着人细软发丝的李白如是想道。

时间过的很快,没多久已是黄昏了了,李白存着能抱多久就抱多久的心思把人拉怀里抱好,暮光是个让事物美好化的滤镜,生生地给两人晕染出了一种名为岁月静好的氛围。

许是被晃花了眼,连带着思考能力的停滞,李白垂首凑近了人耳根:“要不要试试和我组个恋人关系?”,赵云只觉耳边热气的温度似能直达心口般,鬼使神差地应了句“好。”

(英雄本身也是可以组关系的咳,亲密度刷起来没有日上限的那种)

@清疏应离 完毕——。不给打死,沉迷幼体。
end

评论(4)

热度(39)